這幾年﹐市面上的毒物層出不窮且創意無限。菜、魚、雞蛋、奶粉、護膚品等﹐都被驗出含過量有害物質﹐即使是大企業的產品﹐也是越來越不安全﹐越來越不可靠。

每次讀到這些觸目驚心的報導﹐不禁問自己︰「我有其他選擇嗎?」於是﹐開始為自己和朋友、同事尋找另類選擇﹐包括組織同事直接向農夫購買有機菜﹐並到有機農場幫忙農事﹐也開始減少在外用餐﹐讓生活回歸簡樸 — 這一切在我﹐是延緩自我毀滅的一個選擇。

 

有一陣子﹐更自己動手做豆腐﹐從磨有機黃豆、過濾、煮豆漿﹐到加進適量的石膏粉﹐凝固成豆花﹐再加壓使之變硬成形而成為豆腐﹐這實驗過程有如魔術師的戲法。而我﹐也因掌握整個生產過程及材料來源而吃得更安心和滋味﹐並重拾做實驗的樂趣。

大學時代主修生物化學﹐畢業後毅然離開實驗室﹐到另一領域尋找另一片天地。沒想到多年後﹐發現當年的實驗室經驗並沒白費﹐並搖身一變成為生產者﹐蒐羅各種天然有益的材料﹐自己製造每天在臉上和身體塗塗抹抹的香皂和護膚品。鋪天蓋地催眠式的名牌護膚品廣告再也無法打動我﹐因為我很清楚﹐我所製的護膚品不含不必要甚至有害的化學添加物(如paraben, propylene glycol, SLS)﹐真材實料﹐比市面上的護膚品好多了。

朋友和家人從此多了一個選擇︰由熟悉的人﹐用天然有益的材料﹐新鮮製造出來的護膚品。

 

我不算一個愛打扮的人﹐每日以素臉示人﹐可是我還是會花一些時間和心思對待自己的肌膚 — 畢竟﹐愛美這種天性無法完全否定。

大學時主修生物化學﹐我很清楚肌膚需要的是有益的養份﹐而非各樣不必要的化學添加物。大家晚上呵護肌膚時﹐不妨看一下貼在瓶上的標籤紙﹐那些奇怪艱澀的化學名詞雖然不容易看懂﹐但請有心理準備﹐標籤紙上的很多化學成份﹐都對肌膚無益﹐而且造成負擔。

整整一年﹐用自己親手製的香皂洗澡﹐塗自己製的精華液、面霜、潤唇膏﹐不但感覺很棒﹐一種由內而外的喜悅油然而生。

去了幾趟台灣﹐每次都想帶一些香港製造的禮物送給台灣友人﹐卻往往踏盡鐵鞋無覓處。後來想﹐何不把自己做的香皂和護膚品與台灣朋友分享?在香港出席朋友的聚會時﹐也自此多帶了一樣禮物。這些禮物﹐雖然沒有精緻的包裝﹐品質絕對優於市場上的商品。朋友們習慣了用沐浴露﹐對於改用手工皂還是不習慣﹐可是對精華液和唇膏卻是讚不絕口。

隨著拿予各方朋友們分享的護膚用品數量越來越多﹐把小眾興趣轉化為高品質的大眾產品這念頭開始成形﹐新鮮製造、成份天然、含極少量防腐劑的 Zensory(素源) 護膚品開始面世。有別於市面上存放期可達三年的護膚品﹐我們希望可以與他人分享新鮮製造、真正對皮膚有益的護膚品。

尊重地球﹐尊重自然﹐是成立Zensory背後的重要理念。愛美的同時﹐也應顧及脆弱的地球。我們採用簡約包裝﹐並回收舊容器﹐也會把部份收入捐助環保團體﹐為地球生態出一份力。

 

毒菜風波鬧得人心惶惶的那段時間﹐有報導說農夫不敢吃自己種的菜。也有報導說﹐農夫把菜田分兩塊﹐灑農藥的那塊田﹐收成是拿去賣的; 另一塊田不灑農藥 (或只灑少量農藥)﹐種的菜是留給自家吃的。
        

怎麼會有如此匪夷所思的「雙重標準」?連自己都不敢吃的菜﹐怎麼敢拿出去賣?吃壞人怎麼辦?

自從對市面上很多的產品投下不信任票後﹐我曾費了很大勁尋找能讓人吃得安心的食物、用得安心的日常用品﹐有一陣子更自己動手做豆腐。

從DIY做給自己用﹐到現在把自己做的肥皂、護膚品拿出來與別人分享﹐我對生產者這一角色有另一體會︰生產者﹐其實不僅是在生產產品﹐更在分享一種生活態度和自己身心的實踐。

我是個環保人士﹐也是個善待自己的人 — sustainability 應同時適用於地球和自身。 我認真挑選對環境和身體無害的生活用品﹐也切實把這種態度貫徹在生活裡。生活裡的我﹐日子過得簡單﹐一家三口每個月的電費只需二百多元。每晚睡前看一會兒書﹐然後十一點就睡了。我不讓自己的生活編排得密密麻麻﹐給自己留個空間與心對話。我不喜逛商場﹐偏愛登山的流汗和氣喘﹐不實用的名牌服飾和奢侈品無法引起我的興趣。我家每天拿出門口丟的垃圾少得可憐﹐可以循環再用、物盡其用的資源﹐我們都挑出來。吃方面﹐我對清淡的住家飯情有獨鐘﹐我也拒絕吃魚翅. . .

對於產品﹐我必須自己親身用過﹐覺得滿意、用得安心﹐才會與人分享﹐即「己所欲﹐施於人」— 而我是個既環保又愛惜自己的人。每一樣成品﹐我會從多角度去體驗。除了研究和參考文獻上的述說﹐更重要的是自己細心去應用和感受﹐這往往可以帶來新發現﹐也可藉此拆破一些自小從廣告裡接收而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﹐重新建構自己的護膚認知。

瞭解一樣產品﹐不是憑一擲千金的廣告或明星代言人堆砌出來的印象﹐而應先認識生產者的生活態度和身心的實踐。沒有某種生活態度和價值觀﹐哪能做出讓人安心的產品?

 

來Zensory買東西的客人這樣說過﹐你們好像不是很在意多賣幾件產品?

事情是這樣的﹐試過有客人一下子買齊所有味道的潤唇膏﹐我會提醒﹐我們的潤唇膏是零防腐﹐買後要在半年內用完﹐如果是買給自己用﹐可能會用不完吧。

也試過有客人同時買海靈草染髮粉和Senna 護髮焗油粉﹐我會多問一句﹐都是買給自己用的嗎? 其實海靈草只要是純植物配方﹐沒有添加化學物﹐本身已有護髮焗油的作用﹐用後頭髮會滑順有光澤﹐所以不必再買焗油粉了﹔碰到有客人問﹐燕麥蜂蜜沐浴皂和艾草皂應買哪一款﹐我通常會答﹐如果是一般的皮膚﹐買燕麥蜂蜜沐浴皂會較划算的。不過如果皮膚較乾或洗澡後較容易痕﹐可試艾草皂. . .

然後﹐客人會訝異﹐覺得我們不懂做生意﹐別的店子都希望客人買越多越好﹐客人買了A還會繼續遊說他們買B﹑C和D﹐而我們有時反而會建議客人買少一樣﹐哪有如此笨的經營者。

其實﹐我們並不是笨﹐我們也想多做生意﹐我們也是要吃飯搭車買生活用品的。只是撫心自問﹐我們自己買東西時希望能買到質好又合用的﹐將心比心﹐也希望客人買到的東西是優質又合他們用的。如為了多賣一樣東西而落足嘴頭向客人推銷他們不合用的產品﹐我不想如此。

另一方面﹐我相信良心企業、誠信仍為我們的社會所珍視﹐而這些不是靠廣告和公關﹐而是經營者對待客人和產品的態度和細節所日積月累。

除了在商言商﹐也可加上在商亦有道。